首页  »  古典武侠  »  【少女前线-95-97的故事】【作者:87336597】加载中加载中
【少女前线-95-97的故事】【作者:8733659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13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95-97的故事  指挥官:酒豪,肠胃简直是对酒精宝具的男人,从领红包变成给人红包的29岁,开始烦脑到底该被年幼人形较哥哥还是叔叔的年龄,对於寒冷的冬天特别没有抵抗力的男人,每年的年末预算有极大量是用在抗寒保暖之上,果然最好的冬天取暖方法就是抱女人!  95式:我老婆,大家都知道的巨乳,无须介绍!  97式:我小姨子,没有的枪,写个麻痺介绍!  冬日逐渐来临,铁血的侵略随着这大雪到来的日子也逐渐平息下来。  刚刚卸下沉重的边防职务,指挥官一如既往地敢向了位在不同栋的宿舍,不同的是在这岁末时节里,厚重的军大衣口袋放着好几个鲜红的袋子,里面放着直至今日已经少有人度过的仪式用花费-压岁钱。  不知不觉间又过去了漫长的一年,虽然只有自己与指挥所内一小撮的少女有着春节的习俗,但是面对这种自古以来保留的习惯来说,男人还是一如往常地祈祷着一年又一年的平安。  格里芬没有春假的存在,自己可是一口气积假积了整整一年份的量才排出了接下来的两个多礼拜带薪休假的日子,自然要好好地享受这段写意的时光。  回家去喝酒吧!  一想到这点精神不禁变的抖擞,原本刮在脸上的细雪也好像不再感到刺痛一样,男人迎着风雪走向自己宿舍时的脚步也更加地轻快起来,像是要赶紧结束这寒冷的路途回到温暖的被窝里一样。  然而就当他回到自己位在办公大露一侧的宿舍时,意外地看着自己早上出门时锁紧的锁头已经被人给打开了,没有关闭的灯光以及不时传来的笑闹声也代表着有人已经在房间里面开始庆祝起来。  已经有人到了吗?  有些错愕的指挥官看着被转开的锁头先是愣了一愣,不过随即像释然一样地转开了自己宿舍的门把,想要看看到底是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先到场了。  「我回来了。」  轻轻推开房门看着灯火通明的室内,才刚一进门就闻到股浓浓的酒香,已经喝的微醺的少女们像是注意到这间房间的主人回来了一样放下酒杯,露出一如往常面对他时候的笑容。  「工作结束了吗,依旧是忙碌的一天呢,指挥官。」  「噗嗝!好慢喔!指挥官太慢了!」  「喂喂喂,不等我就先开始吗?95,97。」  「因为指挥官把工作看得比较重要吗,我跟姐姐就先喝了,哼!」  「喂,这样说也太伤人了吧。」看到已经开始有些醉态的97不禁让指挥官感觉有些好笑,将大衣脱下随手摺好拿在手上的指挥官环视一下宿舍里,好奇地询问着一旁静静喝酒的95式:「今年就只有你们两个吗,其他的中国枪呢?」  「56式跟八一今年去找T91跟T65去了,好像要一起去找其他指挥部的人打麻将去,其他人则是要先休息,觉得寂寞吗?」  「不不,这样可以少发几个红包,我正乐着呢。」  「这个放心吧,大家已经託我帮忙收下了,明天我会交给他们的。」  「唔!算的真精……」  「毕竟是一年中少数能从您这里拿到特殊奖金的时刻,大家可是有很多想要买的东西呢。」95的脸上还是挂着一开始迎接指挥官时的浅笑,有些故意似的将手伸出来朝着指挥官说:「新年快乐,指挥官。」  「新年快乐,指挥官!红包拿来!」  听到这种说法,作为一个男人可还真没有逃避的余地。  感觉自己无路可退的指挥官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从口袋里面拿出早就包好的红包焦到正殷切期盼的少女们手上,一边用着有点无奈的笑容看着两个个有情的姊妹。  年末总是会有些伤感,因为在这时候总是会去结算一年之间所有的死者出现,即使对於人形来说这不过是替换一个躯壳如此简单的概念而已,也代表着当下的战况之激烈,令人不得不採取玉石俱焚的战术。  这是战争,既没有停战的期限也没有妥协的存在,只是日复一日地消耗着彼此的精神而已。  「一年来你们辛苦了,95式、97式。」  「这边也是多有麻烦了,一起努力吧。」  「谢谢,指挥官,我会更努力的喔。」  指挥官知道这不仅仅是客套话而已,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煞风景的话的时候,新春是为了期盼希望的节日,可不是为了伤感而存在的。  他振作起精神,将原本有些不胜唏嘘的情绪掩盖在心底里,再次将目光摆向了桌子上的白酒,逐渐找回快乐的情绪。  好酒美人,冬夜有这两样东西,只怕是不会孤单了。  「茅台跟五粮液么?这些可是战时贵重管制物资啊……」看着桌上还有七成左右的酒水,被酒香引起肚子里酒虫造反的指挥官不禁也放松心情,盘腿坐在小桌旁拿起了茶几上早就放置的小杯子:「很好,我这里还剩下些陈高,今天就稍微地放开来喝好了。」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庆贺,也算是完整地把今年做了个完结,作为犒赏自己一年来的工作,小酌无疑是一种放松心神的做法。  香醇的酒香在打开盖子的一瞬间就窜进男人的鼻腔里,随着纯净的白酒倒入玻璃杯中,辛劳的男人满足地就着酒杯抿了一口,感受着原本冰凉的酒液缓缓地灼烧着自己的心脉脾胃,一股暖烘烘的感觉逐渐从五脏透项原本冰凉凉的四肢,配合着室内开着的暖气,不过是一小杯的酒竟然就微微地有些出汗了「乾杯!」  又倒满整整一杯的酒,彼此的杯子在半空中对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时间就这样缓缓地再一小杯一小杯的酒之间度过了,时间也不知不觉地度过,在风雪里唯有这间小房间里还留有一丝温暖。  「呼啊────!」  酒过三巡的深夜里,人倚着彼此的身躯。  不收酒力的少女们早就停下了饮酒的动作,本来就比指挥官酒量浅上太多的他们此时一左一右地靠在指挥官身边,偶尔替男人斟酒,彼此亲暱地聊着天也显得愉快异常。  原本还开着的收音机与电视此时也因为没有新鲜事物被关掉了,雪夜里逐渐平静下来,反倒更让人感觉到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传来的香气。  原本因为寒冷而穿上的大衣已经因为酒的关系褪去了不少,裸露的白皙皮肤因为汗水的干系也逐渐从衣服底下透了出来,看上去别有一番趣味。  这可还真是……引人犯罪的画面啊。  「指,挥,官!」  「唔!」  少女的脸庞突然凑了过来,那双马尾不自觉拂过鼻稍带来一点点搔痒的感觉,97的脸上已经彻底地被酒精给征服一样红润,甚至伸出手摸了摸指挥官的脸,整个人就直接倒在男人的怀里。  「好热,这里面变得好热呢!」  「97,稍微有点教养的样子!」  「不,身为一个男人我一点也不在意,不如说这种酒疯我很欢迎。」  听到指挥官阻止了95那有些薄怒的劝戒,97的态度明显变的大胆起来,甚至直接蹭着指挥官的身体,无视自己原本就已经够少的衣服愈来愈不成样子。  原本扣紧的衣领逐间随着酒与暖气的作用逐渐松了开来饱满圆润的弧度自那领口间逐渐透了出来,虽然不及姐姐那超乎常人的规格,但也是达到常规以上尺寸了。  这种发展就对了,多正向多健全的色情。指挥官心底里怒吼着。  「呼啊──!都是指挥官的味道,这里有好温暖的感觉。」  「醉丫头,你啊……」  「97,不要给指挥官添麻烦了。」  「才不会,我很乖的对吧,指挥官?」  醉得有点严重啊。  感觉到已经有些醉态的少女这样倒在怀中,娇小的身子上透着酒的香气与女人的气息,浑身的肌肤下都是光滑而有弹性的细緻肌肤,就像个温热的玩偶一样,所以指挥官只是嘴巴上叨念着,却也不去推开她。  而已经呈现醉态的97则是将脸直接埋进了指挥官的胸膛之中,隔着衣服开始蹭着指挥官的胸口,那动作像是只正找到窝要睡觉的小猫咪一样,娇憨可爱地令人想要多摸一下也好。  指挥官叹了口气,索性直接轻握着少女的手将他拉入自己的怀抱哩,让轻盈的他直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大胆的举动似乎让醉酒的少女也受到一点精下,连带着旁边的95也对指挥官的行为感到脸红。  「这样有更舒服一点了吗?97。」  「呜,喔……嗯,舒服一点了。」  「真是,还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呢。」  「才不是,97已经是大人了喔,虽然没有姊姊那么大就是了。」  「你什么时候有这种喝醉了就会开黄段子的习惯啊……」  「嘻嘻,如果指挥官想要揉的话……」  「97!你不要让指挥官烦恼……」  「不,一点也不会烦恼,等着这句话我开动了!」  「呀!」  原本还带有点恶作剧的调侃再一瞬间突然变成错愕地惊叫声,却是指挥官一双魔手毫不客气地直接揉着97的胸部,不大不小的两颗小馒头隔着衣服就这样在男人的手上被捏成各种形状,让原本就因为醉酒而脸红的少女更加地胀红了脸,气焰也随着男人的攻击变的衰弱下来。  「不,不要闹了啊指挥官……姐姐就在旁边看着啊,放开我啊……」  「既然担心这个的话刚刚就不要发酒疯啊。」藉着酒意也开始胡来的指挥像是对这种指责一点也不在乎似的,甚至朝着一旁看着这场景的95说着:「不过把你姐姐冷落在旁边也不对,95,亲一个。」  「咦咦?」  原本在旁边看着指挥官欺负自己妹妹就有点发楞的95突然听见指挥官提起自己的名字,一瞬间就像不知该怎么反应般愣了愣,指挥官看着发楞的少女,有些坏坏的笑着。  「指,指挥官不要闹了,这样我可要生气了喔……」  「不要救你妹妹吗,那么我就亲97了喔。」  「呜呜,指挥官就这么喜欢让女孩子主动向你求欢吗?」  「不喜欢吗?」  看到主动将凑过来的男人,感受到气氛逐渐朝着情色的氛围过去,少女迟疑着,最终还是闭上眼睛池咦着朝指挥官的方向靠了过去……  呜呜!  后脑杓处突然传来一股力量将自己推向男人的嘴唇,带点酒气的嘴唇碰在一起,身材饱满的少女先是全身一紧,随即缓缓地放松下来,让男人的舌头撬开有些羞怯的牙齿进而索求自己的内在,感受着指挥官靠近自己的那只手逐渐攀上那沉甸甸的胸部之上,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姊妹俩人的身体。  享受着妹妹那大小适中的胸部,指挥官慢慢地站起身来,两姊妹同时也跟着指挥官的动作站起身来,指挥官趁机在95的耳边说着。  「95,如果我说今天想用你的胸部呢?」  「那,那个地方有点……真是,指挥官你的坏点子太多了!」  「哈哈哈────!」  看着把自己妹妹抱着坐到床上亲起来的指挥官正殷切地看着自己,95只能轻轻地叹了口气,眼睛里面有点无伤大雅的抱怨,显然是同意了。  看来今年的总结依旧是个快乐的日子。  「陪我直到明年到来吧,两位。」  「是,如果指挥官这样要求……」  「没问题,97没问题的。」  迟疑的少女看着自己胸前那巨大的胸部,又看了看指挥官与自己喝醉的妹妹,叹了口气将衣服缓缓地褪去,露出内里被胸罩勉强撑住的豪乳,只看他跪在指挥官的面前轻轻抚摸着已经肿胀的裤档,将拉炼乡下一拉,被压抑着的阴茎瞬间就蹦到他的面前,少女因为这动作稍稍一震,但还是害羞第一手套弄着勃起的阴茎,另一只手则深到背后解开了内衣,轻轻将自己巨大的胸部捧到指挥官面前涩生说着。  「请,这是95式特有的胸部,请指挥官好好地享用吧。」  「我开动了。」  那无比巨大的胸部挤出的狭长乳沟此时从衣服的扣子缝隙中间露了出来,有些害羞的少女说着笨拙的诱惑台词,脸上的表情愈来愈害臊羞红起来,抵着男人坚挺的阴茎,缓缓地纵向将阴茎吞入。  裸露的阴茎对准了那丰硕深邃的乳沟中间,巨大的乳房就算直接从正中央挺进也能将男人的阴茎齐根吃掉,配合着少女纤细的腰身与正看相自己的羞涩脸蛋,更是显得这巨大的乳房在这身上有多么不协调的吸引力。  不论看几次都觉得很可观啊。看着阴茎直接从中间插入那无人匹敌的乳沟中能齐根没入,软绵绵的乳房包覆起来的感觉跟小穴完全不同,轻柔但确实地压迫着阴茎,而一头黑长发的少女就这样跪在自己面前,抬起那恬静的脸庞温顺地替自己乳交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想要更大力地抽插着,像是把这对不应该是人的大乳房完全宣示己有一班地攻击他,直到每一寸肌肤都被涂上自己的气味为止。  感觉到男人正开始侵犯起自己的胸部,即使有些害羞,955还是伸出了鲜红的舌头,让舌尖的唾液慢慢地滴落到自己饱满的乳沟之间增加润滑度,双手托着乳房的两侧挤压着让阴茎更加地愉悦,腰身开始逐渐地动了起来,主动地取悦着指挥官。  啪滋!啪滋!  柔软的乳房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男人的鼠蹊部,坚硬的阴茎就这这在如软的胸部之中不断地戳弄着,不满足於被动等待的男人索性直接从一旁抓住了硕大的乳房两侧开始更猛烈地侵犯那巨乳起来,让原本就有些羞愧的少女。  「指,指挥官!不要那样冲动我也会……」  「不不,这可是格里芬最棒的胸部,我已定要努力的玩弄一番。」  「被,被这样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啦,笨蛋。」  看着自己的胸部就像是男人的自慰器一样被随意地玩弄着,胸前的那根火辣辣的阴茎更是被彻底用乳肉包覆住,95忍不住别开了脸,脸颊异常的红润,看的指挥官更加的兴奋起来。  摩擦着乳房,少女吐出的唾液与阴茎里的先走汁慢慢混合成一股强烈的气味,瀰漫开来,那代表着彼此正在做些淫秽事情的气息缓缓窜入了少女的鼻腔之中,原本还只是撇开脸的少女此时更是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不过明显也开始有些情动。  然而正当指挥官打算更进一步调戏还在那而保持矜持的少女时,「不要都只看着姊姊,更多地,更多地看看我啊……」  「哈哈,抱歉抱歉。」  指挥官笑笑着,将脸凑向了97式身边,主动地亲着有些生闷气的少女,软嫩嫩的嘴唇就这样碰触在一起,少女积极但笨拙的舌头很快就被老练的指挥官给抓住,慢慢地被亲吻着带进情欲的陷阱里,自己更伸出左手沿着那挺俏的臀部曲线逐渐抚摸着,滑向双腿紧闭的小缝隙之间。  呜呜呜……  感觉到刺激的少女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一边被男人亲吻着还自己玩弄小穴的感觉似乎很让她中意一样,所幸更加码地用一只手搂住指挥官的脖子,将柔软的身体贴上男人忘情地吻着彼此。  一边亲吻着一个少女,下身却让另一个人细心地侍奉着,这种心灵上的征服感简直是美妙的无法用言语说明。  舌头上不断地吸吮着97又嫩又生涩的小舌头,下身不断戳着95温暖又巨大的胸部,指挥官的腰间正不断用力地挺进着,像是要把这对胸部彻底完坏一样毫不留情地抽插着。  敏感的龟头不断地摩擦着那柔软的乳房,伴随着男人一次强烈的挺腰,指挥官的兴奋程度也逐渐无法遏止!  射精!  感受着止不住的欲望被温暖柔软的巨乳彻底包覆住的快感让指挥官忍不住地摇动着屁股加大力度地将阴茎挺进胸部得更里边,感受着这股异样的快感同时,身子另一边的97也向突然停止一样迎来了高潮,原本还很亢奋的身子突然间微微地颤抖了一阵,缓缓地瘫坐在地毯上。  稍微射精一次后,指挥官却感觉读到彻底地平息,反而是带着狩猎一样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色瞇瞇地继续盘算着一些计画。  「呼啊啊,头有点晕。」  「指挥官,我,我也有一点……」  因为自慰而获得高潮的少女无力地跌坐在床上,而眼前刚刚帮自己乳交的丽人却才刚被点燃情欲而以,先满足谁简直一眼就能看穿。  而看着指挥官在自己那雪白的乳沟之间染上一层黏糊糊的液体,95也低头捧着自己被弄髒的双乳,有些埋怨似的向指挥官抱怨着。  「全部都射在胸部里面了,您也太喜欢胸部了吧?」  「谁叫我们家95有着世界最棒的凶器呢,」完全不在意少女的抱怨,甚至伸手去玩弄着那因为自己射精而变得有些黏糊糊的胸部,指挥官抚摸着这对双手完全掌握不住的傲人双峰,一边笑嘻嘻地说着:「继续如何,今天晚上还很长不是吗?」  「呜……坏透了。」  即使羞涩的情绪还是持续着,指挥官却还是拉起了泪眼汪汪的少女,让他坐在自己的双腿上,双手从少女背后继续地玩弄着那对有些黏糊糊的胸部,勃起的阴茎却从包裹在白丝中结实饱满的双腿给紧紧夹住,火烫烫的阴茎就这样夹在少女的私密处,更让人感觉到羞耻。  指挥官怎么都想这种坏主意来捉弄人。一边脸红於自己的胸部正被男人不断地玩弄着,那插在股间的猩红棒状物才更让自己感到心猿意马地,身体比起喝酒的时候不知道热了多少,薄薄的汗水逐渐在颈子上分泌出来,指挥官见状立刻轻轻地伸出舌头舔弄着少女白皙的颈子,让原本身体就敏感的起来的女人更加地一发不可收拾。  「哈啊……哈啊啊……那个地方不行,不要这样轻轻咬着那个地方,指挥官,太令人敏感了……」  「不错的声音呢,这样只会让人更想欺负你下去而已喔。」  一边说着,指挥官的手摸向了95粉红色的乳头处,手指伸进了被乳肉给包覆住的乳头附近,尝试着轻轻拉出隐藏的乳珠。  「乳头都陷进去了呢,95。」  「讨厌,不要说出来这种事情啊,明明我很在乎的。」  「我倒是很喜欢喔,尤其是逗弄你的时候更是如此。」  「不,不要这样,不要把他拉出来啊,哈啊啊……那个,那个地方很敏感的。」  感觉到自己平时隐藏着的乳头被指挥官的手指轻轻从身体里掏了出来,拇指与食指并用地搓揉着平时不常透出头来的乳珠,让那两颗纷红色蓓蕾随着主人的情绪逐渐兴奋高亢起来,充血挺立在空气之中。  硬起来的阴茎就这样淫秽地摩擦着那饱满的大白腿与阴阜交接之处的三角地带,只看着坚挺的阴茎就这样频繁地进出在那饱满结实的双腿之间,被不断摩擦洞口的少女紧紧咬着下唇,脸颊绯红地抵抗着这搔到痒处却不能满足的挑逗。  然而指挥官就像是要继续修乳着少女的尊严与理性一样不断地挑逗着,甚至看向一旁逐渐恢复力气的妹妹,笑着要求道。  「97,缓过气来的话就去帮你姊姊,另一边就交给你了。」  「帮忙?」  「把你姐姐另一边的胸部吸一吸,看会不会出现奶水出来。」  「是!姐姐,给我喝奶奶。」  「呀!97不要跟着指挥官一样……呀啊,另一边的乳头也被吸出来了,好害羞啊……」  被两面夹攻的少女害羞地闭上眼睛,然而身体却诚实地染上亢奋的色彩,胸部在两边的动作下不断的变形着,就像是柔软的麻糬一样被不断变形着。  然而也许是酒醉的缘故,原本轻轻吸着乳头的97似乎对於这样的举动有点腻了一样,只是咬了一阵就放开了95的胸部,那张依然带着酒醉色彩的脸庞看上去有些不满。  「姊姊没有办法吸出牛奶来……」  「怎,怎么可能有办法啊,笨蛋丫头!」  「唔,那么我只能喝指挥官的了……」  「等,你做什么,快点住手啊97!」  在95惊慌失措的阻止声中,指挥官只感觉原本被双腿夹住的阴茎上突然像是被某种湿润的问体给含住一样,居然是97的脸深深地埋进了95的双腿之间,正在拼命地替自己口交的样子。  感觉龟头被温暖湿滑的口腔包覆着让指挥官更加地兴奋起来,原本只是谨慎地抽动着,此时却更加用力地挺起屁股让97好好地替自己含着,阴茎同时不断地摩擦着95的小穴外部,让坐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娇喘连连。  「讨厌,不要一直摩擦着外面跟乳头,插,插进去啊……」  「不要这么急……唔!97什么时候学会这种吸法的?」  「呼咕……」  只能用鼻息答话的少女就像没有注意到指挥官说的话一般继续专注地品尝着阴茎,温暖的嘴中,小舌头慢慢舔着整个龟头,逗弄着每一寸敏感处像是要让指挥官缴械一样卖力着。  而随着一次卖力地挺腰,指挥官也不克制地顺着自己的欲望朝向少女的嘴里射精!  少女的嘴巴微微鼓起来,像是在正在接受着指挥官不断射出的精液一样,只看着那小小的嘴唇不断地鼓动着吸吮每一滴指挥官的精液,咕嘟咕嘟贪婪地像是连尿道里的一丝残渣也不放过一样。  射精过了好几秒之后,那张小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龟头「嘴巴里面都是指挥官的肉棒牛奶了……呼咕!」  伴随着一声吞嚥的动作,原本射入97嘴巴里面的精液被酒醉的少女吞了进去,跪坐在地上泪眼汪汪的那模样看上去妖艳异常。  而被用胸部完全催出情欲来的95也有些无力地靠在指挥官身上,任由南人的双手抚摸那对傲人的巨乳,也只不过是发出几声呢喃回应而以。  已经可以了么?  「今晚该是进入正戏了吧?」  「」是……「」  因为是总长官的住所,指挥官宿舍的床是加宽的双人床,就算三个人一齐躺在上头也不会有太大的不适应感。  然而既然有机会的话,指挥官还是想试试看另一种玩法。  「这样的姿势也太羞耻了,指挥官到底是哪里知道的……」  「95姊,身体好软喔。」  静静躺在床上的95以及趴在她身上的97,两姊妹就这样彼此抱着,鲜红的小穴朝着指挥官喷出湿热的气息不说看着两个粉嫩的小穴就这样被她们的主人用手在自己眼前拨开,甚至来祈求着自己插进她们的身体里的,心情就像电视剧里的恶官员一样雀跃又充满窝啜邪念的男人并不猴急,只是有些色瞇瞇的摸着两人挺俏的屁股,手指不断逗弄着她们的身体,一边听着他们的哀求声。  「请,指挥官先品尝我的身体……」  「不对,指挥官,等一下再跟姊姊做,现在先跟我……」  这个啊……  射经过两次所以有些疲乏的阴茎保持着办勃起的状态,每当指挥官将阴茎碰触到其中一人的小穴时都会感觉到感觉到柔软的肉壁热切地包覆上来,咕啾咕啾地像是有生命一般等待着指挥官进入的样子,只是戳着小穴口就让少女们的身子忍不住欢愉地发抖着。  调皮的阴茎就这样轮流玩弄着两个小穴好一阵子,缓过气来的指挥官才像是终於下定决心一样,对准了背对着自己「呜啊……插,插进来了。」  「为,为什么不是我,明明刚刚指挥官是先逗弄我的小穴的!」  「刚刚都是95,现在换成97了喔。」  「怎,怎么可以这样,我都还没高潮……」  看着因为情欲躁动而失去冷静的少女,指挥官像是要多欣赏一点这样的风景一样刻意地先是亲吻着趴在她身上的妹妹,缓缓地抚摸着比姊姊娇小青涩的身躯,勃起的阴茎轻轻底在已经开始渗出透明液体的阴道口上头,使劲地挤了进去。  咿呀──────────!  有点压抑的呻吟在叫出来后很快地就被亲吻给盖住,男人蛮横地直接将身子办压在两个少女的身上,像是要牢牢抓住比自己娇小的少女们一样用力地抱住两人,同时下半身也不断地开始加速着,用力地在娇嫩的阴道深处不断挺进。  被这样用力地撞击到阴道的最深处,男人的胸口抵着少女滑嫩的背脊,高过少女一个头的身躯就这样将娇小的女性完全包覆住一样,就像是捕获猎物依样蛮横的姿势交尾着,少女小巧紧緻的内部被这样突入着,原本平坦的小腹上隐隐被坚硬的阴茎撑起微微的隆起,阴茎的形状都烙印在那小小的阴道之中。  抽动着,每一下都高高带起重重落下,好不容易从指挥官的亲吻着逃离出来的97却像是连把嘴巴好好关上的力气也没有了一样,鲜红的小舌头随着每一次的指挥官改为用双手抓住了少女的手,下身有力地撞击时也随之在空中摇晃着。  「不,不行了,指挥官的太强硬了,高潮,要高潮了。」  「真是,这才刚开始不久而已喔,至少要撑到我也射精为止吧。」  「怎,怎么可能,这样的,这样的戳着里面要疯掉了,要被指挥官玩成笨蛋的样子了!」  那张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的脸庞就这样在自己眼前不到几公分的距离不断地欢愉着,强烈的交配气息也不断地传入躺在下方的95鼻子里。  好想要,好想要指挥官的插进来!  看着在自己身上逐渐进入高潮的妹妹,95只感觉自己的下深愈来愈传出骚痛的感觉,忍不住悄悄地对着指挥官说着。  「指,指挥官,在这样下去97会受不了的,不如让我来代替……」  「不可能,稍微帮你先准备一下。」  「呀!不,不要连那种地方都………」  感觉到男人换成一只手臂抓住了自己妹妹的双手,另一只手上粗长的手指却同时抠弄着自己氾滥的小穴与菊花,这让没有被插入的少女颤抖连连,那张羞怯的嘴唇轻轻咬着自己的手指像是要避免自己跟已经半疯狂的妹妹露出癡态,但是水双双的眸子里却是充满了想要快点交欢的欲念。  而另一方面,已经被带的高潮连连的97界这样夹在指挥官与95之间,因为过度地高潮而痉挛连连的小穴一阵又一阵地泄出了黏稠的淫液,指挥官也像是察觉到少女的身体要透支一样,不自觉加大了力度地继续戳着花心,务求赶紧让少女从这欢愉之中解脱出去。  「啊,啊啊,又变快,指挥官又变得更舒服了,要疯了,要被鸡鸡给搞疯了──!」  「就要来了,把这些全部都接住,97!」  「去了───────!」  喷溅的潮水与少女臀部用力的顶起,今夜的第三发精液依旧是如此的强烈浓浊,指挥官只感觉少女在被射竟时浑身颤抖的,交何处一阵又一阵地感觉到湿润的黏稠物沾染着彼此的身体,阴茎在射精之后又狠狠地朝子宫深处顶了好几下,每一下都让已经半失去意识的少女发出欢愉的声音,阴道口也紧紧地所着每一滴射进来的精液,像是害怕遗失了一样。  指挥官松开双手,让那失去力器的少女趴倒在自己身下姐姐胸部里头的97看不到他被射精时的表情,但是那与性器接合的臀部却一边颤抖着,一边还像是要继续将整根阴茎都吃进去一样贪心,直到指挥官主动将还挺翘着的阴茎拔出为止,无力的少女才向瘫软一样彻底倒在95的身体上,不时还发出欢愉的呻吟声。  这丫头,总是风风火火的,但也还是不持久啊。指挥官有些无奈地笑着,将少女轻轻抱到一边让她休息一下。  虽然刚射精玩有些疲劳,但是下半身却像还没有打算消息一样,安顿好97的指挥官看着此时正不断抚摸着自己小穴的另一名少女,整个人慢慢地爬到她的身上,双手「该换人了吧,95。」  「是,久候多时了。」  那双手将冒着湿润热气的小穴拨开,露出里面粉红鲜嫩的内里,充满皱褶的腔肉上已经被淫水染的晶莹透亮,将臀部整个往上垂直对准阴茎展现柔软腰身的少女正泪眼汪汪地看着指挥官的样子,用着平时根本不会说着下流语句祈求着。  「快一点,95的身体需要指挥官的精液快点柱射进来,想要将生育小宝宝的地方全部,全部都是指挥官的精液,已经想要的快发疯了。」已经被性欲催促的忘却原本的理性,贪婪的笑容开始佔据了少女的脸庞,亲暱地诉求着:「所以快一点,快点放进这个不知廉耻的湿润小穴里面!」  「很好,接下来要给予诚实的孩子奖励了。」  阴茎毫无阻碍地突入直到少女身体的最深处,一路划开了所有紧闭的隙缝直到鼠蹊直接用力地撞上那圆润的屁股为止,发出肉体撞在柔软物体上的响声为止。  ───────!  被猛烈地戳穿花心的少女失神一般无声地张开了嘴巴,然而男人却没给她任何一点休息时间,强势地把嘴巴凑了上去,同样将两粒饱满的乳猪一口气含进嘴里吸咬着。  犹如压制一般的性交体位,阴茎垂直地向下砸向那丰腴安产的屁股上,爆满的臀肉被这样用力地撞及晃起一圈圈的波动,肉体碰撞的声音与划破淫水的声音不断地传来,彻底地压过少女接近唔升一样脆弱的娇喘声。  就跟少女多汁的外观一样,阴道内里厚实的肉壁与妹妹那结实坚挺的感觉截然不同,软绵绵地包覆着指挥官,无论戳到多深处都像温柔地用潮湿柔软的肉壁包覆着指挥官的下体,每一下都毫无阻碍地戳到下坠的子宫口上,这让已经忘情的95更是直接伸出手抱住指挥官的脑袋,爱怜地看着不断吸吮自己胸部的男人,甜腻地说着。  「喜欢,最喜欢指挥官的鸡鸡了,所以更用力地插进来,请更用力地插进我的身体里!」  「哈,一旦被打开了发情开关之后也开始变的好色起来了吗?」  「没,没错,95是指挥官专用的性欲处理工具,嘴巴也好胸部也好,小穴甚至式花都是指挥官专用的处理工具,所以请快点把最喜欢的精液射进来!」  疯狂着,男人激烈地摇晃着腰不砸在少女安产的臀部上,巨大的胸部也因为乳头被咬着而随着指挥官的动作不断地被拉长与压扁,让原本就因为情欲而高昂的少女更加地更分,阴道逐渐地缩紧着,一粒粒的腔肉蠕动着摩擦阴茎就像是小嘴在吸吮着一般殷切。  毫无花俏可言,可是极度地暴力与蛮横地侵略着少女每一寸软嫩的内在,在这个时候毫无疑问地点起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欲,随着这股欲望将两人逐渐地推向了高潮。  「快一点,指挥官,快一点让我们一起去吧───!」  「那么,射精了───!」  随着男人的腰重重地向下一次突刺,少女的身体迎来了无比的痉挛,高高深起的双脚无助地在空中抽动了两下,配合着少女那已经失去焦距的脸庞就像被玩坏的玩偶一样。  像是要彻底让人受孕一样激烈的射精重重地射入少女的子宫之中,彼此交织的舌头因为射精更加紧紧地缠在一起,直到射精彻底结束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来。  哈啊……哈啊啊……  看着已经彻底累瘫的两姊妹,还没有彻底软下来的阴茎暴露在空气中,看着已经累趴在一起的两姊妹,指挥官只是恶作剧似的继续将阴茎对准了正汨汨流出精液的小穴,在一次轮流地抽插着还在高潮中的身躯。  「唔啊啊啊……」  早就因为连番的突刺潮而失去抵抗的身体只有子宫依旧欢愉地抓着朝里头射精的阴茎,括约肌咬紧了每一寸的柱身像是害怕会因此受精的机会一样,想让阴茎朝里面更加地注射。  然而身体的主人却早酒已经失去了意识,只剩下因为高潮反射而产生模糊的声音自喉间传来,依旧竭心尽力地用身体满足着男人的一切欲念,无论是阴道菊蕾、喉间乳房都慢慢地被精力旺盛的男人涂满了一层白浊液体。  浓浓的精液轮流注入了两个已经失去力气倒在床上的少女子宫之中,男人结实的身体牢牢地搂住他们两人的腰身,在使劲力气将收缩的睾丸里最后一点精子播种在这成熟的土壤上之前绝不停止……  风雪依旧不曾停歇。  翌日的清晨。  大清早的宿舍门口就站着好几个人形,看上去亲一色是亚州的枪系,然而在他们脸上所显现出来的并不是什么祈福的样貌,反而十分狰狞地敲打着指挥官的宿舍大门。  「指挥官,我们来领红包了喔。快点拿钱出来啊,昨天跟隔壁海军的舰娘打麻将输了一大笔!」  「不会还在睡吧……年初一居然就睡大头觉什么的,不妙,要是没拿到压岁钱我们怎么跟格林娜小姐说后勤的时候跑去隔壁海军那里打麻将了。」  「指挥官,快点起床,发不出红包我们偷军饷去打麻将要被上面发现了啊!」  好吵啊……  做了一整夜的指挥官有些头疼地听着外面的声音,对於这群不省心的小鬼台一如往常地又给自己搞出这些篓子出来,已经有些厌倦的感觉了。  他索性放弃了去应门的想法,只是继续看着高耸的棉被内部,拉开了一脚询问着。  「你们两个,还打算继续吗?」  「呼嗯……唔唔……」  在棉被底下,少女们仍然如癡如醉地吸吮着因为晨勃而挺立的阴茎,彼此互相交换着舔着龟头与蛋袋之间的每一寸肌肤,然而两双明亮的大眼睛却不断地看着同样盯着他们的指挥官,眉宇间像是恶作剧一般地弯曲着。  除了温顺的口交之外两人的手指也轻巧地拨弄着男人的乳头,刺激着男人想要射精的欲望,逼使着一大早醒来的男人忍不住发出有些不适应的呻吟声。  口交持续了好一阵子,随着男人身体一阵激烈的收缩,精液毫不留情地喷剑而出,尽数射入了正在替指挥官口交的两人脸上。  「呀!」  在一声惊呼之中,少女铮铮地看着彼此脸上的精液,露出了有些贪婪而妩媚地笑容看着指挥官,似乎一点也没有起来的意思。  清纯而淫荡,虽然是少女却已经成熟的令人想继续蹂躏他们。  「指挥官,要去应门吗?」  「算了……中午之后再起来好了。」  嘻嘻。  不知道是哪个少女发出的声音,那带点恶作剧一般的笑声让指挥官感到一阵无奈,苦笑着伸出手搂住两人纤细的腰身,猛一使力地将两人一同拉近自己怀中。  一夜狂欢的余劲还保留着,不妨在这时暂且温存一阵。  一念至此,双手也逐渐探向两人的胸前,感受着大小各有情趣的柔软触感,享受着因为这股刺激而同样开始颤抖的少女们,情欲色彩未褪的眼眸与嘴角那带着欲念的笑容,像是要激起男人每一丝交配的兽欲一样诱惑着。  看着少女们温顺但又渴望的表情,随着手上揉捏的力道逐渐地增加着,指挥官还是说出了少女们期盼的答案。  「今天就好好地陪我吧,新的一年也多多指教了。」  软嫩的唇瓣轻轻地在指挥官脸颊上各自吻了,一丝不挂的少女们眼底里闪着柔和的情欲,看着将两人抓住的指挥官,不约而同地说着。  「新的一年请多多指教了,指挥官。」[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