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24)【作者:择日扬帆】加载中加载中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24)【作者:择日扬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四章老磨房的宝贝  这几天工地上有些烦,死了那个卢老二的亲属天天到工地上来,原因是对工地方赔的钱不满意,嫌少了。  前段时间因为我在家休养,镇上组织的调解我没参加,对方张口要42万,工地上只出16万,差距太大,镇上也协调不好,就这样搁起了。见工地上没给他们答复,这伙人就天天到工地上来闹。派出所前几天来人抓了两个挑事的,第二天就又出现在门口,只是不再闹了,一家人披麻戴孝都静坐在门口。  我仔细看了一下,上次那个矮矮的少妇也在里面。我就问这边的负责人,不可能就这么一直耗下去呀?  那个负责人也很为难的说,按照他们公司的规定,不是工地上的工人伤亡,不可能陪那么多钱,上面一直没答应,他也不敢擅做主张啊。再说那个卢老二是惯偷,他深更半夜来工地干什么谁都清楚,即便是什么也没偷着就死了,是他自己倒霉,作为有行事能力的自然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工地方又不承担主要责任,所以本着尊重逝者的原则陪他16万,都算对得起他们了,还不知足。再说这是公司里的法律顾问定的,就是打官司也说得过去!  了解详情以后我就不做声了,再说这也不是我的职责范围,她们想坐就坐吧,只要不打不闹不惹事就行。  只是这天气是越来越热,中午那个太阳啊,都快把人烤焦了,我在办公室里偷偷笑着想,尼玛,这么热的天,看你们能坚持几天!中午吃了饭过后,我刚出工地大门,想早点去找个位置打麻将了,门边一个头顶孝布的女人拉住了我,嘴里喊着,领导,我门冤枉啊!  我赶紧甩了两下手,摆脱了她的拉扯过后说,我又不是县太爷,你朝我喊什么冤啊?有什么到镇上说去!  谁料又来一女的,就是那个矮矮的少妇,但她没有戴孝,两人一左一右拉住了我,口口声声称呼我领导,一定要给他们做主啊!  妈的,早知道我今天就不这么早出门了,这下可怎么脱身?工地守门的何天顺见状立马上来,想帮我拉开两个女人的纠缠,但没用,自己还被抓伤了手臂。没办法,只好去找人去了,我呢,也被一群人簇拥着来到了一颗大树下,七嘴八舌的对我诉起苦来!  我算是慢慢弄明白了一点,戴孝的那个女人是卢老二的妻子,矮矮的那个是她的妻妹,就是卢老二的小姨子。她们说卢老二不是进来偷东西,他是想进来看看蓄水池里有没有鱼!谁知道就死在了里面,坚持说工地上管理有漏洞。  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蓄水池是新开挖的,怎么会有鱼?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一个农村女人居然说工地上管理上有漏洞,这明摆着背后有人唆使嘛!  我反正没兴趣听她们胡扯,就盼着早点脱身,妈的工地上人都死光了吗,老半天不来救我。我这是要被她们非法滞留在这里了。  差不多过了五六分钟,工地上的一大群人才找到我们,妈的,总算获救了,真的是穷乡僻壤出刁民,有理都跟他们说不清!  晚上回家对美香和小袁她们说起这事,她们也都直摇头,说这家人太不讲道理了,小袁还仔细的看了看我被抓伤的手背,有些心疼的说,以后见了他们绕着走,别又被拦住了!  第二天,我要送材料去县城,我怕又遇到那些人,所以特意很早就开车出发了,刚出工地大门不远,只见那个矮矮的少妇从路边跳了出来,站到路中间,我一看,不好,赶紧刹车。  没看到其他人围过来,估计还没来,还好,一个女人我还能应付,再说了,我一米七八,她一米五,真干起来,这都要打不赢我找块豆腐撞死好了!还给自己立个碑,上书——活该!  小少妇拉着我的车窗说,领导这是要去哪里啊?我说我要去县城送资料,她犹豫了一下问我可不可以带她一程,我看她这时也没有了昨日那股刁蛮劲,再说长得也还算过得去,就是矮了点,不过在我眼里她稍微打扮一下更像个萝莉。我答应了,她欢快的坐到后排,然后就打电话给她姐说她今天有事,就不来了。  一路上我们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都是关于卢老二的事,我才知道她姐姐也是二婚嫁给卢老二的,这次卢老二死后,在后面出谋划策的人我也听出来了,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一个叫全哥的人。不知道跟她们是什么关系,看样子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  到了县城,我去了项目办,她问我下午回不回去,看样子又想搭顺风车,我本想拒绝的,但看到她那对还算丰满的胸,我他妈又没经受住考验,答应了,妈的,连名字都没问。  约好时间在解放大桥附近等她,我故意把一大堆文件和资料散放在后排座椅上,这样的话,她只能坐前排了。  不一会儿,她来了,原来是进城来烫头发来了。她一看后面没法坐人了,也没多说,直接坐到了副驾上。  回去的路上,我们的话多了起来,我才知道她叫吕小丽,多大了,做什么的,结婚没有一个字没透露。我靠,城府挺深得嘛!反正我没事就把一些政策给她说了一遍,她也听得似懂非懂,完了就一句,这事还是要她们自己做主,我说了不算。  我也劝她们不要这么执拗的天天到工地来,这么热的天气,出了意外都不好!尤其是像她这漂亮有气质的女人,这么毒的太阳晒黑了不好!顿时吕小丽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女人啊,就喜欢男人说她漂亮,就喜欢男人说好听的肉麻的,全世界都一样!  这一路不停地扭过头边说边看她那对高高挺起的胸部,心都酥了,妈的,从侧面看,太诱人了,简直不敢想象这衬衣里面的那对丰乳该是怎么样的诱人啊!  吕小丽也似乎有点察觉我的眼神老是瞟过她的胸口,但是她没有任何反应,只顾着和我聊着,有几次还好像是故意弯腰下去抠几下脚,妈的,这不是赤裸裸勾引的节奏吗?里面粉红的胸罩一清二楚,两个雪白的半球差点让我窒息!暗暗吞了吞口水,感觉下腹都有一点动静了!  快到镇上的时候,吕小丽让我在路边停下,她要下车,说是不回镇上了,直接回家,我问她家远不远,方便的话我可以送她一程。小丽笑着说,不用,就在路边不远,下了车俯身趴在我车窗前,胸口的衣领大开,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吕小丽说她会给姐姐说一下今天我所介绍的,但是还是希望我多多少少能帮点忙,她会好好感谢我的。  我眼睛一直没离开她的胸口,都没怎么听她说话,直到她轻轻拍了车窗一下,娇嗔的说到,还没看够啊!色狼!转身一摇一摆的就走了,牛仔裤下紧绷的屁股墩上下摇曳,甭提多有少妇风味了。  等她走了我才觉得自己刚才太失态了,而且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妈的,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弄到手!这个小妞的奶子真太他妈诱人了!  晚上我回到家里就给美香她们说了今天听到的事情,美香也一时想不起他家什么人叫全哥,只是听说卢老二后来这个老婆的妹妹很早就到广东打工去了,至于在那边干什么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去工地,吕小丽她们一家人早就到了,她看见我来了,偷偷朝我抿嘴一笑,我也回了一个微笑,轻轻点点头就进去了。  天气依旧炎热不堪,我今天心里咋就这么担心起外面的吕小丽了呢?生怕她晒坏了身体。妈的男人都是些用下半生思考问题的动物,自己才结婚就想着外面的女人,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可耻了。  中午的时候我都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出去打麻将。思虑了半天,还是硬着头皮出去了,还好,看样子她们也去吃饭了,我很顺利的就出了门,搞得就跟八路军过敌占区一样紧张。  还没走到麻将馆,就听到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怎么是吕小丽。我就问她什么事,她也不顾街上还人来人往的,拉着我的手就往一边走,我的手肘就在她胸口逛来逛去的,弄得我有点小紧张,不好意思了。  到了街边屋檐下,晒不到太阳的地方,她停下来对我说,有个事情想告诉我,昨晚她对她姐姐说了赔偿的事,但现在的关键不是她姐姐说了算,而是她的前姐夫在后面强迫她姐姐要那么多钱。  我一听觉得有些奇怪,便把小丽带到了一处没人的树荫下,让她仔仔细细的给我说明白。  原来她姐姐以前的老公是个瘾君子,前几年离了婚才嫁给卢老二,但是她这个前姐夫经常来找她姐姐要钱,扬言不给就要烧她的房子,要不就要弄死她们一家人。这次卢老二意外死亡,他知道了过后就跑过来出主意,让她姐姐必须要工地赔42万,而且这个钱要拿一半给他用,否则一样的要去烧她的房子,再弄死她姐姐和他儿子。  妈的,还真有比蒋金勇还恶毒的人了,我听了简直就是气愤填膺,难怪这一家老老小小不顾天寒暑热,每天准时就来,原来是受人胁迫的。我不等吕小丽说话,我自己就说,行了,我明白了,我马上想办法帮你们把他抓起来!太过分了!  刚刚叙述完一切的吕小丽一脸的感激,她娇小玲珑的身躯微微有点颤抖,我这才体会到,一个女人独自面对威胁的那种恐惧和无助。  我对她说,你姐姐怎么不报案?小丽回答道,没用,报了案抓紧去没两天就放出来,出来就变本加厉的来骚扰我姐,泼粪水,砸玻璃,上房揭瓦什么都干,所有人都怕他了!没人敢惹他!就是抓去强制戒毒,几个月回来以后也是一样,我卢二哥活着的时候都被他打过好几次了!  我心里一想,妈的,搞不准这卢老二还是被他打晕了扔工地蓄水池的呢!于是我告诉小丽,让她告诉她姐姐,我会想办法的,让她们一定放心。吕小丽也向我表示,只要这次把她前姐夫抓进去了,她姐姐马上就会接受16万的赔偿,把这件事了结了。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今天穿的紧身黄色小T恤,又把胸口弄得胀鼓鼓的,你这是在引诱我犯罪,你知道吗吕小丽?我心里暗暗想着,眼睛却像要看穿那件T恤和胸罩一样死死的盯着她的胸口。她这时也发觉了,握起拳头打了我一下,嘴里只说了句讨厌,老是盯着人家那里看!你家里没有啊?  我嘿嘿笑了笑说,谁让你的长得那么好看呢!  色狼!不理你了!吕小丽娇嗔的说到,然后就要走了,我连忙叫住了她,说有事怎么联系她啊,留个电话呗!于是我顺利的拿到了她的电话!第一步就这样实现了。  现在五哥很少来工地,晚上打牌人多不好说事,于是我打电话问他有空没,他说在县上办事,问我有什么事,我一时觉得电话里说不清楚,就对他说回来再说!  一个下午我都在回想吕小丽那淡黄色T恤下的丰胸,那手感,一定爽歪歪吧!要是能亲上一口就更好了。  妈的,想想都觉得爽!  晚上吃饭,我约五哥在街上一家饭店找了个雅间,觥筹交错之间我就把下午小丽说的添油加醋的告诉了五哥,为什么告诉他,因为他现在是镇武装部的部长了,跟系统的熟,遇到这事我也只能找他了!  五哥倒是对这个人有所了解,但因为不是本镇的,不然五哥说他早就把那个人弄进去了。他告诉我,那个叫苏全的人是个瘾君子不假,但是以前除了抓他去戒毒还真没办法,他又不贩毒,不杀人放火,只是嘴里喊得厉害,做些奇葩的事情,派出所拿他也没办法。但是这阵子不同了,这个月刚好遇上626戒毒日,正好要抓一批瘾君子严惩以儆效尤的,计划里就有抓他的。但是听我这么一说,估计以敲诈罪来告他更合适,但这个可能需要吕家俩姐妹的证词。  晚上一起打了牌,回家的时候五哥特意告诉我,这事你放心,保证就这一两天把他抓了,让工地恢复正常。看样子五哥以为我是为了工地的事情来找他的。  第二天正好我休息,我带小袁去县医院检查身体,还好,一切正常,我和美香都放心了。小妮子这段时间胃口很好,就爱吃些酸的东西,县城那家酸辣粉都吃了三碗,还打包带了两碗回家。我问美香。上次姑妈来的时候没让她看看是儿子还是女儿?美香说她看过了,但是对美香说的却是天机不可泄露。听到这儿我明白了,妈的,纯粹就一骗子,连自己人都糊弄。  下午回到家都快三点了,我没去打牌了,而是在家陪小袁,但是小妮子瞌睡太多了,不一会儿就说明天要上班,想多休息休息,就去睡了,真的是属猪的,以前就怎么没发觉呢?  美香也不在家,出去给小袁买东西去了,一时闲得无聊,我就想起了老磨房的事,强烈的好奇心让我打起了主意。带了把小刀就朝镇南走去。  路上收到一条短信,不认识的号,写的我怀孕了,是你的!  妈的,谁这么无聊,开这种玩笑,想诈骗也不看看我是谁!直接删了。  到了老磨房一看,的确够荒凉的,前两次来都有何小兰,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根本就没多去注意。今天特意一看,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青石板上长满了青苔,看样子来这里的人很少,大石盘也已风化,只有石盘中从上往下穿的那根木料上嵌满了铜钱,长满了铜绿,显示出了它的沧桑,也显示着这里曾经的热闹繁华。美香曾经说过,她很小的时候来镇上,这个磨房还有个老头在这里磨面,而且据老一辈七八十岁的人说,她们小的时候就有这磨房了。看样子的确是有些岁月了。  我仔细的查看了上面的铜钱,清代的居多,顺治,康熙有好几枚,乾隆嘉庆的也不少,明代的有一枚洪武的,一枚万历的,还有一枚崇什么通宝,下面的字已经看不出来了,估计是崇祯,也是明朝的。  然后就是我上次注意到的那个了写了个大什么通宝,下面那个字被铁楛遮住了,看不见。以前我有个同学搞收藏,我在他家见过这种,因为那个大字很容易让人记住,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大观通宝。宋徽宗时代的,估计会值点钱。  后来我仔细一看,木桩反面180度的地方同样嵌着一枚同样的铜钱。也是大什么通宝。一把小刀肯定都是撬不下来的了,我又回家拿了把改锥和钳子。我怕弄坏铜钱,找了块大石头硬是把铁楛弄断了才把两枚铜钱弄了下来,顺便把几枚明朝和清朝早期的铜钱一下都撬了下来,统统带回了家,临走的时候又仔细看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哪里会有什么阴武大帝的金印啊!  回家整理了一下,居然是一枚大观通宝,一枚大定通宝,欣喜之余赶紧打电话给我那同学,告诉他我手里有两个宋代的铜钱,想咨询下价格。  我那同学也只是收藏爱好者,价格他也吃不准,但是答应我尽快给我打听。  才过了一会儿,我都还在细细琢磨那些铜钱,我那同学给我打电话来了,说,你小子说不定要发财了,刚才他问过了,大定通宝是金代的铜钱,稀少得很,真的大定通宝有几个版本很值钱,最贵的都要卖一百多万!我的心一下子就紧张了,妈的,这是真的要发财了吗?  他问我大定通宝背面有没有字或者花纹,品相怎么样,我一看有字,好像还是申酉两个,就告诉了他,他一下就提高了嗓门,快快,加个微信,发给我!于是我又打开流量,加了他,拍下来发给了出去。然后如获至宝的把这些铜钱藏好以后,正好小袁醒了,看一桌子的改锥钳子刷子,就问我干嘛呢?我说修了下门锁,马上就收拾,小妮子理都没理我就上卫生间去了。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